腥风血雨

      梁夏拿鞋尖蹭艾北下巴,艾北气恼地瞪他。梁夏在艾北头上轻轻地敲打,像挑西瓜那样,艾北不断打掉他的手,梁夏固执地继续。

      梁夏谆谆教导之:“你要求太高了。对一个原本就与你无关的女人怎么能要求这么高?你哪来的自信和底气?如果有一天你落魄了,或是重病缠身,连你爸都不会要你。你却强求外人。”


徐旋问小梁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?梁夏说:“比宋般若漂亮就行。”

“宝马是二奶车。苏杭又不是我二奶。”

“你应该比对你的二奶更爱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梁夏在椅子上坐下来。

  苏杭不再理睬他。

  梁夏在思考问题。

  后来梁夏说:“你为什么不给她买车?”

  苏杭的回答极简练:“不关你事。”

  原来丈夫有这许多特权,那女人与世上所有男人都无关,永远是他的私产。梁夏抱住苏杭的腰,把脸埋在他背上磨蹭:“其实我暗恋你很久了你快接受我吧。”

  苏杭甩开他:“梁夏我警告你不要再装疯卖傻,赶紧走!”

  梁夏说:“那我只有把车退了。没质量问题可能退不掉,当二手车卖的话我就亏了。”

  “你自作自受。”


有点bl的氛围www,梁夏和苏杭也挺河蟹的www,xfxy的男人


评论

© pingshouyoulina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