阵雨by康城


夏秋交替,城市似是开始进入长长的雨季。这天从上午开始就一直在飘小雨,下午雨势渐大,不时还伴着响雷。

话刚说完,窗外一声惊雷,哗啦啦的雨劈天盖地下来。

雨倾盆而下,天上雷鸣电闪,行人都到路边避雨了,白花花的马路上只剩车辆。大雨声里夹杂着焦躁的喇叭声。

窗上没有雨点,只有水幕自上而下层层覆盖,潺潺流淌。

陈岩坐在车上,看着孙鹏跑进了对面的楼栋。她在包里拿出一本书,打发时间。


    10分钟后,陈岩往窗外看了看。

    20分钟后,陈岩在车上伸了伸腿脚,变了下坐姿。

    30分钟后,雨已经停了,乌云消散,路边树木更加青绿明亮。陈岩心中彻底不耐,有了一点怒意。硬生生等别人30分钟,于她而言,这样的经历少到可数。


合上书,窗外,雨后的天空泛出青绿色,风在静静浮动树梢。

社会上的人常因自闭症患者粗暴古怪的言行将他们视作怪物。其实他们也会有喜欢的人,想亲近的人,只是没人懂得并接受他们。

 陈岩今天穿着一件丝质的米色衬衫,袖口松松地推在肘处,看上去干练却也不失温柔。她的脸、脖颈和露出的手臂都很白皙,手腕上带着一根细细的银色链子,阳光下微光闪闪。

孙鹏过来的看见陈岩正站在小卖部的门口,朝着他的反方向张望着。 她身上是一件藏蓝色的连衣裙,头发披在肩上,双颊被晒得酡红。她穿着一双黑色平底单鞋,脚边是两捆书,用塑料绳系着。

陈岩在阳台门的边上逆光站着,上半身嵌在淡淡的蓝色天际里,整个人都是暗的,唯有头发有一些金色轮廓。

过了会儿,她转过身,背靠着墙壁,宁静的目光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游走一圈,最后落在自己手中的茶杯上,又呼出一口气抬起头。忽然有点难以想象接下来一个人的生活。

陈岩站在香炉的外围,抬起头,四处升腾而起的香火浓烟掺杂着雨天的白雾,与半空中漂浮着的诵经声混在一起,似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,令人心神莫名安宁。

陈岩对所有的宗教文化都秉着敬而远之的态度。她不信运气,也不贪图神灵庇佑,她的信条只有四个字:天道酬勤。

远眺中的山被烟雾锁着,风雨中,漫山树木飘摇颤动,浮起层层绿浪。

顺着伞骨滴落的雨在半空轻轻打了个旋,她转身下山,脑中空空荡荡。

天上飘着蒙蒙的雨,乡间坑洼的小路上盖着残雪,一片泥泞。 远处的山在雨中被云雾缠绕,影影绰绰,苍凉寂寞。

他们嘴里的青烟一呼出来就被冷风刮散,两个高大的男人像木桩一样杵在原地,动也不动。

也许这份等待会在时光中历久弥新,又也许,它会像一页被唇匆匆读完的书,明天就戛然而止。

评论

© pingshouyoulina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