匆匆

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


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,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,没有声音,也没有影子。


早上我起来的时候,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。太阳他有脚啊,轻轻悄悄地挪移了;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。于是洗手的时候,日子从水盆里过去;吃饭的时候,日子从饭碗里过去;默默时,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。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,伸出手遮挽时,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,天黑时,我躺在床上,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,从我脚边飞去了。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,这算又溜走了一日。我掩着面叹息。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


诸神的微笑——芥川龙之介短篇小说选(文摘)

作者:pingshouyoulinai

链接:http://www.lofter.com/lpost/1e9c1350_1044e44a

来源:LOFTER

这时候露台上聚集着的人群中又响起了一阵风似的喧嚣。明子和海军军官不约而同地停止了交谈,望向针叶林上方的夜空。那里,红色的、蓝色的烟花四散绽开,旋即消失无踪。不知为什么,明子觉得,那烟花美得几乎让人忧伤。

 “我在想烟花呢。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的烟花。”


“我祝福你们!”

 素盏鸣站在高高的峭岸上,远远地向他们呼喊着。

 “祝你们比我更有力。祝你们比我更智慧。祝你们比我更……”...


当我们停止成长时,也就迈向了死亡。

无论如何,人一生所能接触到的事物。对这世界而言,只是沧海一栗罢了。——《攻壳机动队》(1995)

早春时节,万物复苏,京城的柳梢阁,生意也格外的好。

薄暮时分,半暖微寒,欲晴还雨。这样的天气,更是要美酒暖身,佳人解语,温柔乡里化开愁绪薄忧。

劲风止,烛影定。窗前之人如空山飞雪般清逸,又如塞外落日般刚烈。

巍巍如山,幽幽如潭

月色清亮如水,如波光流淌,空气中桂花香隐隐浮动,袅袅飘散。她深吸一口气,想起再过几日就是中秋节了。

山路不甚清晰,有隐隐的雾气在流动,

山风渐紧,雷声过后,一场畅快的春雨渲染着青葱山色,群山若洗,绿意沉沉。

树影幢幢,风声萧萧,

天色蒙蒙,山路在一帘薄雾中象是一条涓涓溪流,蜿蜒至远。

山中的十年岁月象是浸在水里的一缎锦绸,顺柔和美。而这几日却是个噩梦,...

如有爱倾城by元悟空

县城旁边的小丘不高也不低,适于攀登和嬉戏,沿曲折的小路走上去,长满了茂密的绿草,间或迎面遇上同学的父母肩挑手提的经过,笑着打了招呼,蹦跶着继续前行。

映山红开得妖冶,油菜花星星点点的金黄在山坳里招摇,阳光将小坡上抹了一片亮白,那光线里的草色比背阴处浅淡了许多。

故乡,是用来离开的

两个正在嘀咕,颜老爷子朝桌前一站,厉声说:“明天我和孙女去学校,看看你的入学成绩,若是尚且过的去,以后你就在我家吃饭,晚上回叶家睡觉。等高考的时候,送你路费回北京考试!现在就各自睡觉去!再啰里啰嗦不停,马上赶出去!”

舜茵本打算暑假去乡下同学家玩些日子,乡下的山更高大,如果爬上山顶往下看,田地都像蜡笔画的方格...

腥风血雨

      梁夏拿鞋尖蹭艾北下巴,艾北气恼地瞪他。梁夏在艾北头上轻轻地敲打,像挑西瓜那样,艾北不断打掉他的手,梁夏固执地继续。

      梁夏谆谆教导之:“你要求太高了。对一个原本就与你无关的女人怎么能要求这么高?你哪来的自信和底气?如果有一天你落魄了,或是重病缠身,连你爸都不会要你。你却强求外人。”


徐旋问小梁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?梁夏说:“比宋般若漂亮就行。”

“宝马是二奶车。苏杭又不是我二奶。”

“你应该比对你的二奶更爱他。”...


《当时年少:致生命中的你们》元悟空 part1

这座城市只有一个季节——春天。

  夏末时节,市郊的微风像是浸淫了香水,从厚重的花簇里荡漾而出。由于离丽江很近,山路终日湿润,宋般若走到熟悉的山坳处和平时一样用了半小时。

  俱融市昼夜温差大,雨水也多,但只要是晴朗的日子,这山坳在下午两三点钟前总能笼罩在阳光里。

粉色山茶花开得漫山遍野时,玉龙雪山从终年笼罩的云雾中破茧而出,亮晶晶矗立在天幕的蓝色之中。

向晚月出,星光闪烁,清光柔溶,雪峰变成淡淡的巨大阴影,和风中飒飒的寒意,香甜的花也渗出丝凛冽。低处篝火闪烁,隐隐是《阿哩哩》的节拍,

汉族孩子夜里不曾离开,已经将院里花草收拾仔细,姹紫嫣红浅碧深绿在细雨中轻摇,靠近石径的是雪堆般...

低俗表象


人说临死之前能以光速看完这一生的许多画面,俗称走马灯。但这东西到底存不存在,还是个未知数。

任参站在悬崖边,望着涛涛海水一波接一波的浪潮,跟巴掌似的啪啪甩在海滩石壁上,顿时生出一股向天再借五百年的豪情。

反正任参就生长在这么一个不算奇葩的略奇葩家庭里,从小成绩一般,调皮捣蛋倒是有一手,偶尔从理发店的抽屉里偷几块钱买买零食买买鞭炮,点了炮仗就往粪坑里扔,关键是正在粪坑上方方便的通常都是任参这倒霉蛋的老师。

  这事儿一般不用调查,任参瞪着大眼睛吸着鼻涕的样子让人没法儿不怀疑她,再有,任参的队友挑得不好,没等老师问话呢,一个眼神儿就把她供出去了。

  接着就看到任参她妈拎着任参的耳朵,舞着...

1 / 2

© pingshouyoulinai | Powered by LOFTER